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花样女友
花样女友

花样女友

我和她是在一个同好会上认识的,我们同属于一个二次元群里的同好,偶尔会一起组织参加cosplay,名字叫玮玮。

  我第一次参加漫展是在另一个朋友的带领下出了一个低配的男性角色,那是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出了一个女性角色。

  那日在广场中央,娇艳的余晖之下,一双棕褐色的漆皮小鞋,纤细的脚踝延伸到被白色丝袜包裹的小腿,形成了优美的弧线,丝袜一直延伸到膝上,被蓝色百褶裙包裹着的修长大腿漏出一节在阳光下莹莹生辉的肌肤,湛蓝色的水手服上有一个系在胸前的蝴蝶结,那是怎样精制的面容,如画的眉毛,精制的鼻子,小巧的嘴唇发出软糯的声音,娇媚的脸蛋,在刻意修饰的妆容下完全没有认出是个男生。

  经过一段日子的接触和熟悉,我们经常在社交软件上交流,有着共同的爱好。

  后来才知道他是个男生,只不过身材比较娇小,面容也非常女性化。原因是小的时候得过一场大病,非常严重,好在家里经济条件还算不错,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病情已经基本康复,但是自那以后就没有再发育过男性特征。

  因为病长期休学的缘故,导致她没有什么太多的朋友。

  他的家里是我所在城市周边的旗县区,现在在这边的学院上学,每个月偶尔回家。

  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在学校里住校,从上学一开始就在周围的小区里租了一间小公寓。房间不大功能很全,看起来是一个很舒适的小窝,房间整理的非常整洁,床头放着几个抱熊,还有一个桌子上放了一些化妆用的东西,那时候才知道每次出漫展他是自己画的妆。

  再后来那是五月一的一次漫展。我们一同参加,他那天cos的是蕾姆,蓝色的头发配合大大的眼睛,洁白……非常可爱。

  同时一起的还有同好会的几个人三个女生和另外的一个男生,结束以后我们共同去吃饭,大家都是同年龄的大学生,吃饭的时候决定简单喝一点,几瓶啤酒下肚场面有些控制不住,北方人总是喜欢喝大酒,又追加了两瓶高度白酒。

  几杯下肚,走路开始飘。散场之后我们各自回家,玮玮离家比较近,我决定先把他送回家。

  到了他家里酒劲儿就上来了,头重脚轻,感觉像是喝了假酒,走路都很困难更不要提开车回家。

  我在他家躺了一会儿,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当然酗酒的滋味真的不好受,睡也睡不踏实,直到大概四五点钟才彻底睡实。

  第二天早上快到九点多的时候我才睡醒,睁开眼睛发现我们两个抱在一起,抬起头能看到他精致的面孔,在刻意的化妆下,远超一般女性的可爱。我们两个都没有脱掉衣服,但是自我感觉有些尴尬。

  一早上醒来 难免在晨勃状态,怀里还有一个这样的小可爱,心中有些不一样的情绪。我挪动身体就把他吵醒了。

  “你几点醒的?”

  “我也是刚醒”

  简单的交流一下,她起身去漱了漱口。然后在就我面前打开衣柜换起了衣服,令我惊讶的是,衣柜里有很多小裙子。看来不止是出展,平时也有女装的嗜好。

  她一件件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就剩一条粉色棉质内裤,粉嫩的乳晕完全不似一个少年,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还有那令无数少女都汗颜的大长腿。还有那洁白的皮肤晃的我意情迷乱。她一边穿着自己的睡衣回头对我笑了笑,我有些不知所措。

  再后来我们一起简单吃了早饭就辞别了她的住处。自那以后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唱歌、逛街。

  有的时候就会住在他的家里,能够感觉到她对我也颇有好感。

  我们经过了几个月的属实,我真的感觉玮玮她生错了性别,她有着无数女性无法比拟的颜值与身材,还有纤细温柔的内心。

  我们两个偶尔会躺在床上聊天,还会玩笑打闹,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初恋那会儿最好的阶段,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的内心中也有着对她的喜爱。

  就在快入秋的某一天里,我们的关系正在开始发生变化。

  这一天,我们约好一起出去逛街。我开着车提前来到她家里,门没有关。进去之后,发现玮玮在镜子前化着妆,是那种很少女的淡妆,配合也的肤色给人一种很清新的感觉。

  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小裙子,裙子底下是白色丝袜,脚下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看起来是那么的迷人。

  我调侃到

  “穿成这样是想去勾引谁?”

  她回过头笑着说到

  “你呀”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们一起去逛街,就像一对情侣那样。她挽着我的手。不经意间触摸到他的皮肤,有一些面红耳赤。

  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回到他的住处,玮玮躺在床上脱了鞋子,申了一个懒腰。

  我问她

  “开心吗?”

  “开心”

  她伸出桥生生的小脚丫,用脚尖上下滑动我的小腿。

  “穿女装就罢了,你居然还穿丝袜”

  我伸出手在他腿上用手指拽了一下她的白丝。

  “喜欢吗?”她问到

  我沉吟了一下

  “喜欢。”

  “喜欢丝袜还是喜欢我?”

  她坐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我。

  我再次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突然哈哈大笑,好像心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欣喜。

  我挑了挑眉缓解心中的尴尬,站起身来。

  “我走了。”

  她伸出手抓住我的胳膊。

  “今天在这睡吧。”

  没待我回答玮玮又道“我明天去上课,明天你送我一下。”

  我一想,决定留了下来。告诉她我要去洗澡。

  我在卫生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玮玮已经脱掉衣服,盖着被子玩手机了。

  “你不去洗吗?”

  “我明天早上再洗了。”

  我顺势钻进了被窝,她的身体贴了上来,那是怎样的触感,细滑的肌肤微微冰凉,如绸缎般贴服在身上,腿上顺滑的丝袜没有脱掉,直接贴合在我的腿侧摩擦,令人心猿意马。

  “你丝袜没脱?”

  她满面绯红的看着我。

  “你不是喜欢吗?”

  她继续用那纤细的小腿在我的腿侧摩擦,一只手扶在我的腰间。

  “你再勾引我,我就控制不住了……”

  “控制不住,你会怎样?”

  她用那双明亮皎洁的眼睛看着我,我继续选择沉默。

  或许是她料到我会选择沉默,伸出胳膊搂住了我的脖子,我话还没说出口,她早已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了。

  她和我的唾液互相交流着,玮玮的舌头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感,只觉得很柔软,很滑,很舒服。穿着透明白色丝袜的修长玉腿如蛇一般地缠着我的身子,我空有大力却无能为力。只好任由她亲吻着我。

  一会儿我冲动起来,我用力吸她的嘴唇,然么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满湿润唾液的嘴里。假姑娘嘴里。

  我用力的搂着她的腰肢,把她狠狠地按在我的怀里,手在穿着丝袜的腿上和臀部徘徊,享受着肉体带来的触感。

  她伸手到我的内裤里,握着我涨红的龟头,不住的揉捏。

  深吻良久,嘴唇分开,我把她搂在怀里,交颈相拥,闻着鼻尖丝丝清香。

  我觉得我不能再吻下去,否则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我们就这么沉默的相拥,逐渐调整各自的呼吸,我的思绪非常乱,不知道怎么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已经超出了同性之间的友谊,之前确实有着一些好感,但是现在已经渐渐变得无法回头了。

  我发现思索的这个过程中他还是握着我的阴茎。换了一个躺着的姿势,她闭着眼睛满面的潮红,秀发抚在我的胸膛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样,我无法动弹,不想彼此再造成肉体上的刺激,却又默默的用身体感受着她的皮肤。

  大概过去了五分钟,她动了动身体,我也顺势调整一下身体的僵硬。她挪蹭着,把自己的身体和头深深的埋进了被窝里。我心中一惊,感觉要发生些什么,有些不确定,又有些期待。

  果然,沉吟片刻后,我的龟头感受到了一个微凉湿润的环境。她仔细的舔遍了我的阴茎,我闭着眼睛享受,然后她把阴茎吞进了她小小的嘴里,时而含住,时而吞吐。

  动作非常生涩,偶尔还会被牙齿刮到,但生涩的背后隐隐透出一丝天真和努力。

  我伸出手将五指插进她的秀发之中,在她的后脑上抚摸,偶尔会稍加施力,按压一下。她非常懂我,会牢牢紧含。

  她成长的非常迅速,很快就不再将牙齿刮碰到我的阴茎,动作也越发的熟练。随着时间的推移,吞吐的幅度也逐渐变得激烈起来,快感也逐渐的攀升,我控制不住身体的反馈,喉咙里开始出现舒适的喘息。

  她柔弱的身躯伏在我的身上。随着嘴上动作的幅度,身体款款而动。细嫩的肌肤与我的身体摩擦,在这全身心的刺激下快感渐入佳境,阴茎变得更加坚硬。

  突然感到身体一阵如潮水般的抖动,浑身进入了酥麻的状态。我的手用力的按住玮玮的头部我的龟头上,她好像明白了即将要发生什么。

  她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紧紧的含住我的阴茎。一股浓精喷涌而出,重重的射在了玮玮的嘴里。她极力的将所有的精华含在嘴中。

  在我进行了几十秒的射精之后。玮玮的嘴紧含着我的阴茎 退了出去,空气还未变得宁静,她有俯下身子开始再一次舔舐我还未软下的阴茎。仔仔细细的将我的阴茎清理了一遍之后,对着我的马眼口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缓缓的离开了我的下体,抚在了我的怀里。

  我们互相无言,温柔的抚摸着她纤细的腰肢和肩膀,沉沉的睡去。

【完】